關於部落格
  • 1459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八組閱讀報告(《不存在的女兒》)

第八組閱讀報告:
1.     準備階段
(1)    第三週(3/9
出席人員:高瀅媜、江玉心、顏可庭、李春媛、吳家儀、陳筠方
進度:挑選預定閱讀書目
結果:
預定選讀:
不存在的女兒》(請按此連結書目資訊
(2)    第四週(3/16
 
因一句謊言,造成一個家庭的悲劇,本該的親密,變成了疏離.彼此走向不同的人生道路
 
 
 
不存在的女兒
 
 
摘要
故事的發生在1964年到1989年,本文中的父親將患有唐氏症的女兒丟給了當時接生的護士,讓其撫養、欺騙妻子,而開起了一連串的事件,連接了兩家人的命運。一家雖物質不虞匱乏但因父親的謊言.愧疚,造成後來整個家庭的隔閡,分歧.另一家則從無到有,努力經過種種苦難,對抗當時對於唐氏症兒不合理的教育制度,成為一個溫暖和諧的家庭形成強烈對比。本書以多人的限制敘述觀點切入,用不同的事件,不同的角色觀點,將人性描寫細膩地深刻,體會親情、罪、救贖等等。
 
關鍵字:不存在的女兒、人物、情節、背景、主題思想、敘事觀點
 
壹、    所選小說文本介紹
《不存在的女兒》是描寫一個父親因為撒了一個善意的謊言,而造成家中成員之間不斷糾葛的故事。本文為作者金.愛德華茲出版的第一部長篇小說,是作者由長老教會牧師說的一個故事為起點延伸開來的,其中文譯本由木馬文化於2007年04月02日出版,為施清真所譯,有翻拍成電影。文中作者對景物的描寫相當細膩,頗能烘托出當時的氣氛、書中人物的心境。而情節節奏,故事先慢慢地推進,人物間的摩擦漸漸擴大,情緒亦慢慢提升。直到中後段…衝突一路爆發,節奏急速變快,最後才歸於平靜,會讓人讀完後仍迴盪在劇情裡。
 
作者金.愛德華茲(Kim Edwards 簡介
1958年生於德州,於紐約長大,現為肯德基大學英文系助理教授,常於各地舉辦寫作工作坊。《不存在的女兒》是她出版的第一部長篇小說,先前著有短篇選集《火王的秘密》(The Secrets of a Fire King)。
金.愛德華茲是美國各大文學獎項的常勝客,二○○二她獲得懷丁基金會的懷丁作家獎(Whiting Award)。一九九八年則入選海明威文學獎。她並得過芝加哥論壇報舉辦的倪爾森愛格林獎(Nelson Algren Award)、全國雜誌獎(National Magazine Award)、美國NEA(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寫作補助、賓州與肯德基州藝術委員會的寫作補助等等
 
譯者施清真簡介
國立政治大學新聞學士、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大眾傳播碩士、西北大學人際傳播學博士,曾任教於淡江大學、輔仁大學等校,現定居美國,專事翻譯寫作。譯作包含《蘇西的世界》、《接骨師的女兒》、《遺愛基列》、《重返豔陽下》等。
 
貳、    小說人物分析
l大衛.亨利:看似很堅強,實際上卻是很脆弱的人,他把患有唐氏症的女兒送走的行為,只是一種潛意識的保護;保護自己、妻子、兒子和看似完整的家庭。他一直堅定的告訴自己那是對的,至少在下決定的當下,但又抑制不住那後悔的心-後悔那夢靨似的決定。所以使得他必須對於「使自己正確」這件事異常的執著,認真又努力的成為正確的丈夫、正確的父親、正確的醫生、正確的鄰居。好像用一個巨大的泡泡罩著自己,可以安全的窺視外面的世界,又能小心翼翼的守護著這層防護罩,並漠視一切的變動。
  因此,他不斷的展現他的憐憫心,總是替付不出醫藥費的患者免費看診。他越來越喜樂於照顧別人,想要保護周圍的人,卻凡事都以他自己的觀點來評斷事情的正確與否。如同他決定送走女兒,只是因為大衛想起得到唐氏症年紀尚小就過世的妹妹,妹妹的出生,帶來家庭的重荷,妹妹的死,傷透了全家人的心。他不願意悲劇重演,因為他相信他深愛的妻子無法負荷這個事實。
  做出送走女兒決定的大衛,是自認為自己是宇宙中心點的大衛;送走女兒之後的大衛,是個既沉默又內疚保護周圍的的大衛。他是一個物質生活無虞但不能坦率以對的醫師。
 
諾拉.亨利-在故事開始時,是個能力薄弱,常常需要別人照顧,並且歷練不足,總依賴著丈夫的柔弱女人。當她從丈夫那善意的謊言,得知他們的女兒已經死亡的時候,她脆弱的心靈無法承受,於是為了逃避心裡的空虛感,開始了她步步試探之路;試探這個家還有沒有愛,試探外界的複雜性和新鮮感,甚至試探出軌帶來的刺激感。她一切的舉動源自於安全感的缺乏,一邊藉著這些行為來質問丈夫到底愛不愛自己,一邊帶著迷惑和傷感給自己留足後路,開啟尋找獨立的契機。
  當她發現大衛對於她的試探,如同築了一道無法交代的高牆,從未產生回應時,她在工作上和尋找獨立的路途中卻開創了一片天。她不再是需要被照顧的那一方,她開了一間旅行社,辦理的有聲有色,因此她離開了需要大衛的生活。
 
l保羅.亨利-小時後,非常努力的希望達到父母的期望,總認為家裡的氣氛不對是因為他表現的不夠優異,不過當他發現他再怎麼努力,家裡的氣氛仍然一直都有隔閡的感覺,就如同他發現母親外遇的時候,他沒有辦法與父母親溝通的無力感。而且他也走不進父親的內心,他無法了解照片對他父親所代表的意涵,所以他往他自己喜歡的音樂前進,並且堅持己見。在書末他知道他妹妹的存在後,居然開始畏懼自己的地位會被妹妹取代,並且認為他需要費神照顧菲比,室一個內心深處還需要成長的人。
 
布麗-是一位開朗奔放的人,她的行為舉止看似瘋狂,如參加抗議遊行、為了戀愛離家出走,結婚離婚。不過也因為她很隨性,這樣的隨性牽引著諾拉的內心,表面上文靜規矩的諾拉也想要體會她的生活,所以開始工作、外遇。布麗看似生活隨性,不過很愛護妹妹,最終也因為生病而有所體悟,生活變得簡單而樸實。
 
卡洛琳.吉兒-是一個單戀中的女性縮影,收養愛慕人大衛的女兒,把愛慕的心轉換成對女兒無私的愛。故事剛開始時,對於自己想要的無法勇於追求,只知道默默等待,不過在收養菲比後,她就成為很有耐心,很堅強和真誠的人。她對菲比照顧得無微不至,半夜安撫著因為哮喘而無法入睡的菲比,也勇於對抗不合理的社會,希望能給予菲比一個公平又平等的社會環境。她很愛護身邊的每一個人,但是她愛的方式與大衛不同,所以她才能擁有幸福的家庭,過著在真實不過的日子。
 
l艾爾-很有愛心的人,在一開始的時候幫助了苦惱的卡洛琳,並且也是一個有耐心的人,可以在各大城市奔走尋找卡洛琳,也很有耐心的等待卡洛琳答應與他結婚。他包容並且支持卡洛琳對菲比的無私付出,也願意為家庭付出,所以為了多賺一點錢一直開著卡車。對於不是自己的財富一概不取,所以並未接受朵洛所贈與的房子。
 
l菲比-是諾拉和大衛的女兒,和保羅為異卵雙胞胎。天真活潑的小孩,願意學習任何事情,勇於嘗試所有的事,對生活充滿 期待,想要結婚也想要生小孩,並且以正面樂觀的態度看待世界上的每一件人事物,看到自己真正父親的墓碑,也是以很莊重的心情面對。
 
l朵洛-有自己想法的人,有同理心和愛心,對卡洛琳伸出援手,提供住宿跟吃飯的地方,並且把房子讓給了卡洛琳。
 
l佛德瑞克-諾拉的新的未婚夫,剛毅有想法,對諾拉體貼,可以與諾拉分享一切,並且包容諾拉的過去。
 
參、    小說情節分析
情節發展過程:
故事開始在1964年,美國肯塔基州一個大雪紛飛的夜晚,骨科醫生大衛與結婚一年且懷孕的妻子諾拉兩人甜蜜、安詳地待在家中,作者順道帶出兩人從相識三個月即結婚的過程。諾拉發現自己即將臨盆,大衛在任職的診所與護士卡洛琳幫自己的妻子接生了一對雙胞胎,一個是正常健康的男嬰保羅,但第二個是有唐氏症的女嬰菲比。這使大衛想起小時候患有心臟病的妹妹死去時,母親是如何痛不欲生;因害怕自己的家庭也從此承受悲劇,大衛決定決定欺騙妻子女兒生下即夭折,並把女嬰託給護士送到專門照顧智障人士的機構;然而卡洛琳偷偷暗戀著大衛,在看到智障人士之家的環境糟糕至極後,決定獨自收養了這女孩。在卡洛琳從智障人士之家返回家的途中,因車子電力用盡而無法發動,被迫滯留在一超市旁;不久遇見好心的卡車司機艾爾,搭了便車回到家中。
 
諾拉在得知女兒夭折後,內心充滿失落難過,於是諾拉的妹妹布麗來陪伴她;諾拉雖忌妒布麗勇於嘗試的個性自由及無拘束的生活,卻很依賴布麗的陪伴與支持。隨後諾拉與大衛替菲比辦了禮拜追思會,但他們逐漸發覺到有隔閡逐漸在彼此形成;大衛逃避談論菲比,諾拉則開始陷入無法自拔的憂鬱,開始酗酒,混沌過日。
 
而卡洛琳後來帶著菲比遠走他鄉,到匹茲堡開始新生活;她靠著兼差賺取生活費,並且認識了許多唐氏症協會的朋友,不斷地爲不合理的教育體制奮鬥,替菲比爭取學習權益。艾爾因擔任卡車司機的工作而必須奔波各地,因對卡洛琳念念不忘而不斷地打聽她的下落,找到卡洛琳後便開始努力追求她。多年後,卡洛琳和一直守護她的艾爾結婚,一家三口過著快樂的日子。
 
另一方面,自從大衛以善意的謊言欺騙妻子後,他滿心愧疚,於是一頭栽進攝影,想藉此麻痺自己。保羅漸漸長大,諾拉在保羅成長到上學年紀後,開始了在旅行社的新工作。然而大衛與諾拉間的關係卻漸漸疏離,彷彿隔著一到高牆,雖住一起卻過著各自的生活;大衛埋頭於工作和攝影之間,有空閒時常幫貧困的病人義診;諾拉則隨著事業的起飛在工作上找到自信,卻開始不斷外遇,藉以填補內心空虛及對婚姻的失落感。保羅漸漸長大,但常覺得父母有疏離感,不夠關心他,因此極度叛逆;而保羅在音樂方面頗有才能,嚮往進入茱莉亞音樂學院,但大衛並不贊同,兩人爲此常鬧得不愉快。
 
卡洛琳在帶走菲比後,持續寫信給大衛告訴他自己與菲比的生活近況;而菲比身體狀況沒有太大毛病,只是智力發展較平常人遲緩,且個性固執;大衛亦持續回信,並偷偷寄錢給卡洛琳,此事未曾讓諾拉知道。在因緣際會下,大衛因開設攝影展而來到卡洛琳居住的城市,卡洛琳去見了他;大衛驚奇卡洛琳的出現,要求見菲比一面,但卡洛琳只給了他菲比的生活照即快速離去,大衛因此失落得不知如何是好。隔天他選擇回去小時候所生長的家鄉沉澱心情,在回老家的路上不斷起回憶小時候的過往。在已荒廢的老家裡,大衛偶然遇見了一位十六歲少女蘿絲瑪麗,這位少女因未婚懷孕而翹家;起初少女對大衛充滿敵意,然而在大衛不自覺得向她吐露親手送走自己唐氏症女兒的心事後,兩人成了朋友;隨後大衛將蘿絲瑪麗帶回家中,諾拉為此和大衛大吵。蘿絲瑪麗的出現改變了大衛一家人的生活;大衛也不再反對保羅學音樂,放手讓保羅追求自己的夢想。
 
後來大衛和諾拉離婚後,蘿絲瑪麗仍受到大衛的照顧,幫助她生下孩子並完成未完的學業,閒暇時也替她照顧兒子傑克;兩人雖然比鄰而居,但互相尊重且無話不談。蘿絲瑪麗完成學業後便和一位年輕呼吸治療師結婚,且在家鄉找到工作並搬了回去;她臨走前曾勸大衛告訴諾拉女兒沒死的真相,然而大衛始終未說出口。
 
這些年來,個性始終開朗、豪爽的布麗不斷更換身邊伴侶及發展各種不同事業,不過她一直和諾拉保持著緊密的關係且支持諾拉的各種決定;諾拉也深深依賴著布麗,姊妹倆感情深厚。
 
大衛與諾拉離婚六年後,有次大衛在自家附近慢跑,途中卻因心臟病發而過世。布麗陪著難過的諾拉幫大衛處理後事,舉辦的喪禮上來了許多曾被大衛義診過的病人,一同哀悼此位聖人醫生的去世。諾拉替大衛整理留下的遺物時,她從大衛拍的照片窺見了他的內心世界;大衛用照片紀錄了年輕的諾拉、保羅的成長紀錄以及和保羅同齡的不知名女孩;諾拉從照片裡感受到了大衛對她及女兒的思慕。
 
另外,大衛生前曾替卡洛琳與菲比在銀行設立了秘密帳戶,存留了一大筆錢,律師在大衛去世後三個月通知了卡洛琳這個消息;卡洛琳得知後決定告訴諾拉菲比存在的事實,她親自登門拜訪並告知真相,諾拉極度震驚,卡洛琳希望諾拉能去探望菲比,她給了諾拉菲比的照片及她們的聯絡方式及住址後離去。諾拉隨後將此事告訴了保羅,母子倆氣憤父親自私的決定,卻也同時替父親獨自承受秘密感到訝異與悲傷。不久,諾拉母子倆一同前往匹茲堡拜訪卡洛琳與菲比,菲比和善地歡迎他們;和菲比相處過後,保羅驚訝發現菲比並不認為自己處境可憐,她反而很喜歡自己,也生活得很快樂,那些同情菲比不幸遭遇的念頭似乎顯得很愚蠢多餘。
 
諾拉不久後再婚了,她搬去法國與第二任丈夫同住;保羅也在匹茲堡就職,以就近照顧菲比。諾拉與保羅漸漸寬恕了大衛,怨懟隨時間被沖淡……。
 
分析:
l   夫妻恩愛描寫極短
故事開頭描寫大衛與諾拉從相識到結婚的甜蜜恩愛過程,但劇情發展到諾拉生下唐氏症女兒後,從大衛謊稱女兒死去開始,作者便不再描寫兩人的恩愛了,反而讓兩人感情漸行漸遠。作者一開始就寫夫妻甜蜜,也許是想讓讀者有個既定印象─諾拉與大衛是相愛的。即使後來兩人心裡逐漸有隔閡,諾拉也曾試著挽回,大衛則是透過替她拍照偷偷愛戀著她。
 
l   諾拉與大衛的逃避
當大衛告訴諾拉女兒死去後,兩人因不願傷心而避談菲比,使兩人感情漸行漸遠。作者筆下描述兩人用各自的方式逃避菲比的死,清楚指出了人性的懦弱─明知問題存在,卻沒有勇氣解決而以逃避的方式對待。
 
l   布麗與諾拉個性反差
故事中布麗開始出現後,可見到諾拉與妹妹布麗的個性迥然不同,諾拉從小安分守己,順從他人的期待;布麗個性則是狂放不羈,勇於嘗試新事物,樂於打破觀念。作者安排了這樣的角色,顯然想突顯兩種不同個性所帶來的不同人生;布麗從小的行為就不被長輩們看好,但她很認真做自己,做事轟轟烈烈,活的很精采;相反地,諾拉可能從小就成為大家口中的乖女孩,但長大後卻生活得不快樂,反而很羨慕布麗的無拘無束。
 
l   大衛一家與卡洛琳一家
在故事發展的十幾年中,大衛一家與卡洛琳一家的相處氣氛明顯不同。大衛一家物質生活無虞,大衛因愧疚而總是疏離妻子與兒子,家人間卻無法坦率相處,相處總在吵架怒氣中度過;卡洛琳因獨自扶養菲比,生活較艱辛,但她和菲比的感情深厚,卡洛琳後來接受艾爾多年的追求,一家三口生活充滿平靜與歡樂。如此看來,作者顯然有意讓兩種截然不同的家庭發展形成極大的對比。而分別在兩個家庭中生活的兄妹命運也大不同,哥哥保羅被迫要依照著父親期待去走未來的路,他不願意因此極度叛逆,生活並不開心;然而妹妹菲比雖然患有唐氏症,但卻是在眾人的呵護、關愛下長大,喜歡自己且滿足於自己的生活。兄妹倆的命運也被塑造得很對比,可讓讀者感受到強烈的反差。
 
 
l   大衛寄信和寄錢
另外作者讓大衛持續寄信及金錢給卡洛琳與菲比,想藉以表現出大衛對於送走女兒是多麼的愧疚,想用書信的方式得知失去的女兒是否過得好,寄錢則是補償自己的錯誤決定。
 
l   蘿絲瑪麗出現
故事後期,大衛在老家偶遇蘿絲瑪麗,並改變了大衛。她的出現讓故事有了意外發展,作者也許是想用點命運的安排,來改變大衛一家的現狀,蘿絲瑪麗的堅強勇敢讓大衛感動,從大衛對她的照顧可讓讀者感受到大衛內心對女兒菲比的歉意及感情的投射;她的出現也讓諾拉與大衛的婚姻劃下句點,使兩人可開始重新自己的人生,是個重要的角色。
 
肆、    小說背景分析
  作者,金˙愛德華茲,美國人,1958年生,寫這本書的年代為2005年,當時年約四十七歲,作者那時已經遊歷過亞洲數個國家,在過程中,眼見所見對她來說都是新奇的,從未體驗過的因接觸到世界各國不同的文化、風俗,也開闊了她的視野,也因為教書(她在美國跟後來搬到亞洲各國直到現在的工作都是教書),可以接觸到來至世界各地的孩子,得知他們身上各自不同故事,加上作者本身就有小說創作學位,且之後在旅遊中寫的短篇小說得了獎,給了她莫大的鼓勵,因此她才會在後來寫了長篇小說,也就是本書《不存在的女兒》。
 
  本書發生的時代背景在1964年到1989年的美國,當時對於身心殘障者並沒有完善的的照顧,甚至可說是不好的。而且那年代並沒有唐氏症的篩選作業或是超音波等醫療技術,如果家裡生到這樣子的孩子,都多半是送到類似孤兒院的機構,任其自身自滅,或是自己帶回家養。唐氏症患者都常會有程度不一的智能障礙,也伴隨著不同心天性缺陷,如先天性心臟病等等,因此照顧這些孩子的家長或其兄弟姊妹,往往必須付出更多的關愛、心力,背負著比常人更龐大的壓力。書中的爸爸便是因為這原因才將自己患有唐氏症的女兒送走,開啟了整個故事。
 
  我認為作者之所以會選擇那個年代當故事背景原因是因為他本身就是那年代的人,最能將那年代的事物敘述得清楚明瞭。如果把背景寫在太後期也就是現代,醫療科技已有了明顯的進步,現代也有所謂的啟智班起啟智學校等等。比起以前,雖說還是辛苦但已經相對輕鬆不少了,所以作者希望加強照顧唐氏兒所需面對的壓力、辛苦,讓書中爸爸把自己女兒送走更加的合理化,凸顯其無奈。因此選在醫療尚未發達,但自己能清楚了解的年代—1964年到1989年。
 
 
 
伍、    小說主題思想分析
將秘密埋葬,並不會得到更多的救贖。大衛以為將讓自己心愛的家人痛苦的根源去除,諾拉便不會受到像他當初依樣失去妹妹時內心的孤寂與空洞,但事實上是,不存在的女兒在他們彼此之間形成一道誰也無法交代的高牆。原本只是善意的謊言,卻讓一個家全都走了樣,大衛的謊言與諾拉的秘密,將兩顆原本緊靠的心,越拉越遠,家庭失去彼此情感的寄託,失去彼此間應該建立於了解與信任的那份熟悉感。
人犯了錯,會試著想去補償;但當發覺無能為力時,可能會轉變成逃避,就像故事中的大衛與諾拉一樣。大衛掙扎於曾經鑄下的大錯,諾拉為了填補失去女兒而產生的無底空洞,而大大改變自己的人生,也改變了自己的個性,保羅,則是在父母沉溺於自己的痛苦而乎略自己時,想藉由音樂來引起注意,卻也在同時決定了自己人生的道路。其實看似很戲劇化的一個家庭,類似情形也常常出現在讀者的身旁,一個家庭出現了裂痕,然後逐漸分崩離析,這說不出是誰的錯,每個人都急著愛人,亦或愛自己,而做了每個決定,時間會帶著每個決定所累積的喜怒哀樂,深深的影響每個人的生命軌跡,無法回頭,也改變不了什麼。
  整個故事環繞著兩個成強烈對比的家庭,一個像是大雨將至昏暗的陰天,一個則是早晨初醒般柔和溫暖又不失活力。兩者互相對比,更顯強烈。然而相同的是,一個家庭父母親對於小孩的影響及其深重,影響小孩的個性,也影響到他往後面對人生的態度。人與人之間都有著看似不存在,卻又層層相扣的關係,往往每做一個決定,無論重要亦或微不足道,都會悄悄的在周圍造成一陣一陣的漣漪。有許多時候,當我們遇到困境時,做出的決定往往當下無法真正理解是好或壞,總要等很久以後的某個時候,才能了解當時的,決定造成的結果為何。
 
陸、    小說敘事觀點分析
本書在第一章採用的敘事觀點第三人稱全知觀點,其他章則採用的敘事觀點為第三人稱限制敘述觀點,較為特別的地方則是作者交替了多位敘述者,有時以大衛的眼光出發、也有不少篇章用了諾拉、或保羅的視野,卡洛琳的觀點也是書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大體而言我認為大衛及卡洛琳的觀點使作者較能帶給讀者思考的餘地,因為他們是25年前共同製造了這個秘密的關係人,所掌握的資訊比起其他家人朋友都來的完全,大衛作出送走女兒的殘忍決定,從此飽受愧疚與謊言折磨,收養菲比的卡洛琳卻因此有了積極美好的人生,將一般人對擁有身心障礙者孩子家庭會不幸福的偏見作了一個強烈的對比;相較之下 諾拉和保羅觀點的運用則是要補足劇情的完整度及增加這兩位重要人物的立體感,適時的使用他們的痛苦來呈現大衛因隱瞞女兒的存在對這個家庭帶來多大的疏離感,似乎也藉由他們的痛苦默默的批判大衛當年的決定;值得一提的是書中並未有菲比觀點的篇章,除了是因為揣摩一個唐氏症患者的心境並不容易,也是為了讓這個純潔無辜的角色能夠維持她的無瑕,以免讓故事的中立性受到動搖。
 
故事的尾聲以保羅的觀點收場,我想作者除了以此來彌補這兩人25年來錯過的手足之情,也是因為保羅的觀點比起其他角色都來的客觀中立,無論當年大衛是否送走菲比,保羅都將學習與他的雙生妹妹相處,但沒有人知道當年柔弱不自主諾拉是否能夠接受她唐氏症的女兒,那麼以她對菲比的滿溢愛作結尾便不是那麼恰當,而卡洛琳對菲比的愛讀者已經充分了解,若以她們兩人相處的幸福時光收場便不能連結起破碎的大衛一家,因此作者採用保羅描的視角,描述他和菲比一同在大衛墳墓前哼唱聖詩作結尾便顯得更加的動人而閃耀,為本書作了一個充滿重新出發暗示的收尾。
 
參考書目
△書籍
金.愛德華茲:《不存在的女兒》,台灣:木馬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2007年。
△網路參考資料
博客來書籍館 (2000)。不存在的女兒 讀者書評。2007年3月 ~2010年2月,
取自: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reader_opinion.php?item=0010357432&page=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