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459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六組閱讀報告(《死神的精確度》)

第六組閱讀報告:
1.     準備階段
(1)    第三週(3/9)
出席人員:洪子婷、溫士明、林士浩、姚姵宇、葉文琪、楊懿槐。
進度:挑選預定閱讀書目
結果:
預定選讀:
《死神的精確度》(請按此連結書目資訊
 
(2)    第四週(3/16)

出席人員:洪子婷、林士浩、姚姵宇、葉文琪、楊懿槐。
進度:分配工作
結果:
小說人物分析-文琪
小說情節分析-懿槐
小說背景分析-姵宇
小說主題思想分析-士浩
小說敘事觀點分析-子婷
打字、排版-士明

 
死神的精確度
 
閱讀報告
 
 
摘要
 
本篇報告旨在以日本推理小說家坂依幸太郎的著名小說《死神的精確度》作出人物情節及思想上的判斷討論及分析書中主角死神千葉工作為判決一個人的死亡「放行」或「認可」,然而在本書的六篇故事中,他經歷了原以為他不存在的情感,以及在面對死亡時,每段生命平等且獨特的重要性。
 
關鍵字:死神、精確度、推理、金城武、死亡、死神の精度
 
 
壹、小說文本介紹:
 
死神出任務時,捲入黑道糾紛,與被調查對象惺惺相惜;遇上暴風雪山莊的殺人事件;為一個被騷擾電話所苦的女孩解開謎團;甚至還被理髮的老婆婆看出身分並,開口要求為她招攬生意……六篇獨樹一格的推理故事,六段不同的人生切片,寧願一整天泡在CD行的死神,是否能精準無誤地執行任務?

貳、小說人物分析:
 
  死神(千葉):熱愛音樂,甚至常常為了待在CD行而偷懶取巧。人情世故,看似超脫於人類的七情六慾之外(看到藤木一惠即將被拖入危險場所,而對方已向他求援,卻仍是置之不理,冷眼相看。)但卻也是會受到同情心影響(對老婆婆的不忍,對藤田的心願),任性(偷偷地照自己的想法做,不用一般死神認定判斷),但也許這就是作者要表達的,對一個執行死亡任務的人來說,判斷的標準究竟是情感或是事實,而我們在思考人生時,又採取何種標準?
 
  藤木一惠(被調查者):不積極(消極的承受工作壓力),被動且膽小(說話非常小聲,對陌生人抱有高度警覺心),毫無自信。
 
  藤田(被調查者):重義氣,倔強(堅持要殺了栗木,不認輸),堅持他所認為對的事(黑道正義),有一種「莽夫之勇」,頗有電影「艋舺」兄弟之感。
 
  狄原(被調查者):有一種注定的悲哀(患有癌症),體貼而細心(為暗戀的人貼補衣服差額,再謊稱是降價),然而,在死前的想法,卻也十分消極與無奈(認為還好還有這段愛情,足以聊表空虛,而非怨恨為何不能常守愛情),倒不失為一個為愛變得勇敢的典型(犧牲自我以保護心愛的人)。
 
  老婆婆(被調查者):對於人生觀有自我的一套解釋方式,對死亡豁達(七十年獲得的解答),有種屬於智者的幽默(覺得刺眼和開心的事,在某一程度上的類似),以及單純的,身為一個祖母想看看孫子的心情,想到了招攬客人的方法,即便愚蠢,些許可笑。但作者將其安排在最末端,他的出現是暗示著讀者,當然,也是暗示千葉,當人生經歷過,最後只求的,是一個安心且釋懷的微笑吧。
 
參、小說情節分析:
 
   死神必須在七天當中與對象接觸,然後回報是認可〈死亡〉;或者是放行〈生〉。
 
    作者把死神千葉所遇見的六個人分作六個短篇故事,並在每篇的結尾埋下伏筆後結束短篇,讓讀者在最後一篇才會了解作者的用意。
 
    第一篇<死神的精確度>描寫一位在客服部上班的女子,因為工作和家庭的不順遂加上接到騷擾的電話而變的自暴自棄,在人生最糟糕的狀態之下面對死神的來訪,就算就這樣死去也不意外的她,結局卻令人意想不到,死神千葉因為她與音樂的可能性而讓她繼續活下去。

    <死神與藤田>是一位黑道大哥藤田和小弟阿久津的故事。藤田很重義氣、不逃避,自己認為是對的就會堅持到底,在他心中的黑道是「行俠仗義,跨越常人無法逾越的法律界線來幫助弱小」,把人類生死當做工作的死神千葉在與大哥藤田相處的幾天後,漸漸了解他心中的黑道正義,在他赴死之前完成他報仇的心願。

    <暴風雪中的死神>這是在六篇當中比較有推理感的一篇小說。描述一群人在暴風雪中的山莊所遇到的連續殺人事件。死神特殊的身分,影響了整個殺人事件的動向。兇手殺人為了復仇,死神殺人為了工作。在充滿恐懼不知道下一個死的會是誰的連續殺人事件中,死神千葉只想完成她的工作趕快下山擁抱音樂。

    <戀愛與死神>是一篇純愛又令人感動的故事。荻原愛上了住隔壁公寓的古奈川美,但卻一直沒有行動表達愛意;正在工作的死神千葉卻在陰錯陽差下扮起了幫兩人牽起紅線的媒人。對於深愛著古奈川的荻原來說,為了保護心愛的人英勇的死去這樣的下場,與癌症搏鬥後死去相比,是最美麗的人生結局。

    <旅途中的死神>描寫一位年輕人森岡,因為一時氣憤而殺了人,在犯案後逃跑跳入了千葉的車中,逼迫著開車的死神千葉載他去奧入瀨,在前往的旅途上所經歷的事情。這篇以公路電影的方式呈現,一路上描寫了風景的壯麗,甚至洗刷了森岡充滿仇恨的心,在他逐漸敞開的內心當中,了解他的恐懼來自他小時候遭綁架的遭遇;而他正要去報仇的對象其實更是對他有恩的人。當下一個心態的轉換後就可以讓報仇變成擁抱,一個亡命之徒人生最後的旅程,雖然回不去起點了,在接近終點的時候也可以充滿溫馨柔和的光芒。

    在<死神VS.老婆婆>中,這位對音樂的喜好大於工作和人類行為的死神千葉,讓一位七十歲的老婆婆給識破了真實身分,得知自己將死的老婆婆卻還指使千葉為她招攬客人;完成老婆婆可以真誠面對自己孫子的最後願望。老婆婆在經歷了許多親人死亡的痛苦過程後,對於死亡一事有著豁達的觀點。這讓把死亡純粹當做是工作的千葉感到困惑,這對他只是舉足輕重的小事情,對眼前這位老婆婆來說卻是他花了一生的時間去經驗體會的。千葉在這面對死神依然微笑的老婆婆面前看到人性光輝的一面,也看到他人生第一次耀眼晴天。

    死亡,對死神千葉來說就只是工作無疑,雖然為了自己的私心〈未來音樂的可能性〉而選擇放生確是有缺精確度。但是在面對死亡的每次接觸對象所綻放出的人性的光芒,每每都讓自以為對人類的死活毫無興趣的死神千葉心中當下想法的轉變。作者用各種故事傳達出死亡是對每個人最公平的審判,無論你的人生多麼精采或是無趣,在面對死亡的當下都是公平的,而面對死亡的態度才是最發人省思的。
 
肆、小說背景分析:
     此書的每篇背景皆在現代,不過依每篇故事的情節不同,主角千葉穿梭在各種環境背景下。好比說,在黑道的篇章裡,千葉便處於眾人皆為黑道份子的背景下,陪著故事的主角一同去廝殺。而在最後一篇理髮廳的故事裡,千葉便處於一個較為郊區、較為鄉下的理髮廳裡,與老婆婆度過最後的一段時光。
  死神,這是個直到西洋文化大肆入侵世界各地,才普遍起來的新興名詞,因此我猜想,作者之所以把這個死神安排在「現代」這個空間裡,是因為對於遠古的日本人而言,應該是不存在「死神」這個名詞的,大家對於死神的定義,也是全然不知的。否則,將死神放置於戰國,亦或是大家講著文言文的時候,,冒出一個自稱死神的人,說要取你的性命,我想當時的人們會一頭霧水,接著就是一笑置之吧!
 
  在本書中,幾乎每個章節的故事都是發生在都市裡的。即使不是市中心,但少說也都是人口聚集帶,或許這跟文章的設定有那麼點關連吧!在本書中,有一個設定是:凡是被死神宣判「執行」的,都將在第七日因意外而死去。是的,便是「意外」!而意外通常為人為造成的,人越多的地方,意外自然的也會較多,而人口聚集帶當然就是最符合此項條件的地點背景了!
 
  雨天,通常帶給人們悲傷以及憂鬱的感覺,雖然除了本書的主人公千葉在執勤時總是遇到雨天,但作者或許是想要將雨天這種較為悲傷的死亡氛圍帶給讀者,讓讀者能夠感受到更強烈的感知,讓此書更添一絲的傷悲氣氛。
 
  看得出來作者對本書的背景是有下過一番苦心安排的,為的就是使讀者能夠享受到更強烈的感受,這是這位作者細膩的地方,讓我們讀起來能夠更加的融入整個劇情裡。
 
 
伍、小說主題思想分析:
一本描述「死神」的小說,卻將「死神」注入了新的意念,使讀者對於「死神」充滿了更多的想像空間。
 
小說主角設定為一位名叫千葉的死神,依據上級所給的指令,隨機調查與決定此次的對象究竟是否邁向死亡。作者藉由死神的出現,為每一篇賦予不同心境,而總是以絕對的冷漠感帶領著小說中的人物所經歷的一切,想要傳達出死亡這件事或許對死神來講並不重要,但他卻對人類的相處應對有著極大的疑惑與不解,但再小說中人物相處後,帶給了讀者許多空間,除了在「認可」與「放行」間的猶豫,代表著對自己的一種負責與不願被看輕,以及在愛情裡的些許執著,願意為人物們有多一些的幫助,由於死神的出現,讓彼此都更能重視曾經的一切。
 
最後離死亡看似最近的老婆婆竟是帶給死神無比的震撼,似乎漸漸的有受控於她,不但是在老婆婆的回憶中游走,更是將死神帶回許多的往事中,原來老婆婆所在意的不是死亡,反倒更怕面臨周遭的死亡,因為這個緣故,讓象徵著無時間感的死神也有了極大的影響,了解到原來死亡並非一件例行公事,而是當需要時,回想起那點點的回憶時,會露出一絲絲的笑意,有著一點點的溫暖,對身為人類的我們,或許就足夠了。
 
陸、小說敘事觀點分析:
  在《死神的精確度》一書中所採用的是「第一人稱限制觀點」,讀者藉由主角──死神「千葉」的角度去瞭解書中的五篇故事,並以一種全新而另類的方式剖析人類。
 
  當然,讓我們感覺他在剖析人類,絕非千葉的本意。因為他對人類沒有興趣,甚至會對於人類的行為感到莫名其妙。也正是因為千葉這樣淡漠而疏遠的心態,反而能讓讀者客觀而精闢的看見人類的所做所為。在〈死神與暴風雪〉中,伊坂透過千葉漠不關心的態度,扭轉了大眾對推理和謀殺的既定印象。

被困在暴風雪中的一行人、活動範圍僅限在一棟別墅裡,本來應該是令人緊張的設定,卻因為透過千葉去理解的緣故,反而變成一場有趣的戲劇──這就是伊坂將第一人稱觀點利用得透徹而成功的最佳範例。
  之所以會使用這樣的敘事觀點,我想是因為這本書在探究的就是人類面臨死亡的態度、和遭遇死亡的人的樣貌,執行死亡的人來看待這件通常被看待為恐怖而令人無措的,但經過這樣的觀點建構後,卻讓讀者看見了完全不同的生命結束的樣態。
 
參考書目:
*書籍
依坂幸太郎:《死神的精確度(葉帆譯)》,獨邦文化:城邦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2009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