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459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一組閱讀報告(未定)

1.準備階段
(1)第三週(3/9)
出席人員:林昕賢、陳彥圻、顏毓廷、陳志瑜、王建豪。

進度:挑選預定閱讀書目。

結果:

預計在下列兩本書中挑選一本
 

《一切變成海》(請按此連結書目資訊

 

《老師的提包》(請按此連結書目資訊

 

(2)第四週(3/16)

 
 
 
國文期中小組書面報告
 
 
 
 
內容摘要
 
本小說《一切變成海》是本日本翻譯的輕小說,主角夏樹是一個罹患性愛依存症的某書店店員,但實際上她努力著看書,讓自己從書籍中找尋自己想要的答案,但當夏樹一次又一次地遇到問題,卻又放棄自己的思緒理念,反而讓自己沉淪其中。直到遇上了光治,一位沒有班上同伴的孤獨高中生,在她母親因為光顧夏樹在的書店而偷書,因而結識了夏樹往後甚至變成更密切的關係。
 
 
 
 
 
 
 
 
 
一.  所選小說文本介紹:
 
本小說一切變成海是由日本知名編劇山田茜所著。山田茜,出身於東京,於早稻田第一文學部俄羅斯文學畢業後,便成為自由電視導演,開始投入連續劇劇本、演出和記錄片工作,作者曾經參與日劇的《時效警察》編劇,近期作品有台日合作電影《鬥茶》劇本等等,其成名作《Baby Shower》使山田茜正式踏入小說界。
至於本書大綱,一位患有「性愛依存症」的年輕女子夏樹再一次又一次和男人的繾綣中懷疑自己卻停不住這種行為,直到因為某一個偷書事件進而認識本書的男主角光治,,一位在班上無故無依的高中男同學,兩人的遭遇慢慢使兩人逐漸靠近,彼此分享傷悲,使得夏樹漸漸的了解自己依存症病源的開端,甚至從中脫離。
兩個處境個性截然不同的個體遭遇,在突發中迸出了火光,在彼此心中不甘心妥協的靈魂中,心心相惜,進而找到相互歸屬的可能。
 
 
二.  小說人物分析:
 
千野夏樹:害怕在寂寞夜晚無人陪伴,需要有人在乎她需要她,除此之外,其實夏樹很有自我想法,從鹿島推薦的小說中,夏樹對書的最後結局的安排不甚滿意來看,其實夏樹是有想法不是盲目生活的,只是身陷在性愛依存症中卻也表示夏樹的決心不夠無法對自己嚴苛,初期對光治的好也顯現出大姐姐的憐愛心。
大高光治:看似孤獨而心靈自在的少年,體認到自身家庭的不完整卻也不氣餒失落,堅持自我的好好活下去,從夏樹和光治的第二次相遇,光治便毫不保留的將家內事告訴外人夏樹,感覺的出來光治沒有心機容易信任別人,這點在其高中同班女生假意向她告白時,光治也展露出沒有心機的接受,已為人家是真心對待的。
鹿島慶太:十分自我主義,做什麼事都寧可負他人也不願他人來影響自己,小說一事,鹿島對於自己所改的結局不許夏樹來干擾,在某次去夏樹家時,其強行的態度威脅夏樹說你一定自己會來找我的,也顯露出鹿島的大男人主義。
大高賴子:光治的媽媽,為了更貼近孩子,不惜選擇這種偷書的方式來讓孩子讓家人關心自己,文末夏樹發現賴子偷的書都是夏樹推薦給光治的,他才發現原來賴子是很關心光治的,只是不知道要如何表示才會走此險路。
大高洋治:光治的父親,本來為某一間國立大學教授,卻因為性侵事件而被貶至私立大學,在夏樹到他們家道歉時,巴不得對人頤指氣使,在家中他對光治妹妹和賴子的斥責,我想這多少也有投射作用,將大學部對他的解僱轉而將這份怨氣投射在食物鏈的更下層。
 
 
. 小說情節分析:
 
    故事一開始帶入夏樹和一位男子交愛前後的過程,藉由一小段和男人的翻雲覆雨帶出夏樹對性愛的渴求以及不可抗拒,用此方式可避免死板的基本設定描述藉由生活告訴讀者。接著為了帶出男主角,作者先透過男主角媽媽的偷書事件,給觀眾一記直拳,此事件能看出夏樹的自我意識很重,對熱衷自己所愛的事的在意,也讓人開始遐想這樣的女子為何需要沉浸在性愛中。
    從夏樹同店長去光治家的始,帶出光治家的分崩,也側寫了光治小時候堅強獨立的性格,和渴求家庭溫暖的小小冀望,初次和夏樹的談話中,夏樹認識了光治內心的一面,也冒起了對這小孩的欣賞,對日後情節的變化有著顯著的影響,全文和鹿島見面的過程,對夏樹來說一直是心靈上的慰藉和補償,藉由和鹿島短暫的性愛讓自己有種被人需要的感覺,這種強烈需要人家關愛的心情會在文末和光治一同找出答案,原來,夏樹身陷在這種性愛循環的死胡同是因為自己的第一任男友,他拋棄了夏樹,讓夏樹心情驟變,開始藉由傷害自己來復仇報復前男友,希望他為此傷心,光治和夏樹一同找出了答案,想當然爾,對彼此的牽絆多了一層,兩人的關係變的深入,還透過無數的簡訊彼此分享日常生活和高興喜悲,至於文中穿插的一則短篇故事《一個蠢人的故事》,我覺得作者特別多寫這篇的用意,「一個愚蠢男人受到慾望的擺佈,展開起伏不定、完全意想不到的人生。讓人產生人生既然無法重來,不如豪賭一下的想法。」故事最後上帝為那個愚蠢男人準備了如同禮物般的救贖,即使現實世界生活無法冒險無法重來,但藉由念這本書能在短時間體會到另一種人生,這不僅是全書大鋼,更是對夏樹的寫照,夏樹現在困在一個無底的慾望深淵,而它需要的是一股新的力量─光治的參與,我想當夏樹和光治一起去海邊一同踏入陽光,這和文中的男子被家人接受是同一種心情,被憐愛的感覺。
 
 
. 小說背景分析:
作者山田茜為近代日本作家,於是作者在寫《一切變成海》的同時,將時下年輕人對愛的模糊了解,以極端的方式呈現,夏樹十年來腳踏數條船,但她一直覺得寂寞空虛不滿足,最大的差別在於夏樹追求性愛結合不是為了錢或是名牌,他覺得自己和援交女不同,而且極討厭現在這種狀態。我想從這些敘述中作者想藉由這個例子讀者知道一個風塵女子對愛的渴望及不了解,相對於時下口口聲聲說愛的人卻不懂珍惜自己,我想這有多麼諷刺。至於文中所記述的背景,從現在的蓮沼店長、過去書店的瀨田店長、鹿島,都有鮮明的男人主義,這也許是日本現代的一個特質,當然我也不排除是為了強化讀者對男主角光治地印象而將其他人個性突顯啦。
 
 
. 小說主題思想分析:
 
我試著舉幾個例子來做分析,冀望在失去溫度的夜晚有人陪伴的夏樹、在近乎分崩離析的家庭中堅強站立的光治、將夏樹視為身體工具的鹿島、寫《一個愚蠢的人的故事》的作家、假意向光治告白的班上女同學綾香、希望親近光治的母親賴子,我想作者想藉由這些他所刻畫的人物性格中來詮釋他所見之社會,當夏樹需要人家陪伴,我想這是愛情類型所謂的親密,但她的行為卻會被普羅大眾認為是援交,這很可悲,作者希望的是愛情,但是大眾卻自以為的認為這又是一個援交的例子,揭露出現代人對於人的漠不關心以及刻板印象;寫光治的刻苦背景,讓我覺得這是作者希望在這冷漠的社會下需要有人跳出來,像光治這種大義滅親的人,單純沒有心機卻瞭解自己在做什麼,想要什麼生活,實實在在的反襯社會上的鉤心鬥角以及機械般生活的人,鹿島方面就為一個大男人的寫照,他徹頭徹尾的自我讓夏樹覺得窒息卻也愛不釋手,有點那種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的感覺,但是文末在夏樹心中是光治的好打敗這種男人,他為工作為事業為女人的心態我想不只在日本,已開發國家中不乏這種階級的人存在;而寫《一個愚蠢的人的故事》的這位作者,在自己書中的結局接受鹿島的想法討好世人,以歡樂的圓滿團圓代替走向絕路的悲慘結局,作者也是在這社會現實的洪流中不得不低頭,那位作者說他其實希望寫小說來對未來憧憬,但一切為了錢而只能這樣,這裡又讓人覺得作者對於社會現實層面的刻畫有著十分的見解;而光治媽媽─賴子,對於偷書這件事,至始至終都希望家人人在乎她,他想要得到光治的陪伴,但是卻選錯了方法,應該說賴子選擇了這麼極端的方法藉由自己做錯事來得到家人的目光,放眼社會,不少人做錯事被登報也是為了一搏版面,只在意他人的眼光卻不自己努力爭取......,班上同學綾香的告白小插曲其實是作者想加深讀者對光治在班上的不受人緣所寫的一段,綾香說看光治平日自以為是目中無人獨來獨往的樣子於是很想開他玩笑,出於綾香自身的想法而造成光治的不方便,在文中算是小小的一個插曲但是就我週遭而言,這種只為了自己想法就蓋棺論定他人,多點同理心少點對他人的指指點點不是比較好嗎。
 
. 小說敘事觀點分析:
 
從文章開始就是第三者全知敘述,藉著旁白透露出夏樹的過去,但這些在光治或是鹿島面前他們皆是不知情的,鹿島不知道為什麼夏樹不給男人進入房裡,光治不知道鹿島在夏樹心中的地位,文中的彼此對彼此是不了解的,作者將小說和讀者中間隔開,透過文字讓我們了解全部人物,不同的場景不同的對話,夏樹和光治,夏樹和鹿島,他們了解的是不同類型的夏樹,只有讀者確確實實的掌握夏樹的所有想法。
 
 
參考書目:
 
山田茜:《一切變成海》,麥田出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